首 页 | 数字报纸 | 手机报 | 新闻报料 | 热点专题 | 社区论坛
采访手记:小贝和阿苏
作者:石长青 发布时间:2009-07-01
页面功能  【字体:  】【关闭
 

  (一)

    先去采访小贝家,是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(二)

    小贝是时报小作家群里的会员,一个写过三部网络长篇小说的初一女生。她的文字很有质感,但透出的却是悲愤和失落。

    我问,你很郁闷吗?她说,是的。

    一直很郁闷?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一直这样郁闷会怎样?

    她说,会疯。

    我吓坏了。

    决定拜访一下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没预约。

    (三)

    一次太漫长的旅途。

    东莞总站到凤岗天桥。

    我昏睡了两个多小时。梦里尽是三月疲乏的风,吹着满地的稿纸。那稿纸上有皱纹,像暴雨后刀画里的岩石,小贝的脸。

    我被惊醒。

    喧哗。有人匆匆下车,有人跳出去。追。追上了,追回一个手机。

    我不敢睡了,在看自己的包被割了没,在想小贝的那张脸。那张脸显然是被割了。我见过刀画家的创作,用刀在画布上剔,像庖丁在解牛。

    小贝的父母就像刀画家,小贝就是他们的牛。不对,是作品。

    (四)

    我突然来访,“刀画家”们很惊慌,很惊喜,因为我说来约稿。他们说,小贝那把乱草还行?我说,草根下面有黄金。

    虽是周末,家里却很冷清。小贝被派去钢琴班了,三年级的小弟也被拉去补课了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聊天,这是一对健谈的父母。他们聊起小贝的钢琴就眉飞色舞,像刀画家在吹自己的作品。

    在他们意犹未尽的时候,小儿子回来了。小家伙一脸愤怒,眼角还有泪过的痕。

    他嘟囔着:“阿霞打了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碍于面子,他的父母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我回了她一拳,她又打了我一拳。……”孩子显得很激动:“你们——在听吗?”

    “在听,我们边聊边听。”妈妈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听到了。你跟人打架了。”爸爸说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孩子喊了一句,跑回房间,“呯!”地甩上门。

    目瞪口呆,片刻。当爸的冲我硬硬地笑了笑。我分明看到他眼里的火,在烧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想把谈话继续下去而没话找话时,小贝回来了,也带回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的琴谱被人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弄丢的吧?”妈妈说。

 
 
Copyright©Dongguan Daily, All Rights Reserved
所有内容为东莞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
ca88亚洲城线上娱乐